定安第二朝

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《定安第二朝》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“江恩典”大大创作,沈长意宋临初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,梗概:”“如此,甚好。”沈长意心中思索着,朝着小沙弥鞠了个礼,就带着愿儿去了厢房。本想着见到了清谭大师问一下近日梦魇的事,怎料却碰见了个极讨厌的人。距离卯时还有一刻钟的时间,沈长意就起来了,主仆二人跟着小沙弥到达清谭待客的房间时,里面正在会客...

免费试读

出发隆恩寺是在五日之后,听闻龙恩寺的清谭大师少年老成,可预测未来之事,沈长意好奇极了,也不知这次能不能碰到这位大师。

隆恩寺在城外,赶马车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到了。

沈长意戴好面纱,任由愿儿扶着走了进去。

隆恩寺颇具盛名,据说清谭大师的师傅清玄大师观天象特别准,从而出名了,而作为徒弟的清谭大师定然也是不差的。

进入寺里,满寺庙都被香气萦绕。

见前方的小沙弥朝着二人走来,愿儿开口道“小师傅你好,公主是来上香祈福的。”

小沙弥闻言点点头,而后又道“既如此,施主可自便,厢房在后院,如果需要的话同贫僧说一声便可。”

“可否得知清谭大师是否在寺内?”

“清谭师兄要在明日卯时到达寺庙,施主若是要拜访,可在寺内小住一晚。”

“如此,甚好。”

沈长意心中思索着,朝着小沙弥鞠了个礼,就带着愿儿去了厢房。

本想着见到了清谭大师问一下近日梦魇的事,怎料却碰见了个极讨厌的人。

距离卯时还有一刻钟的时间,沈长意就起来了,主仆二人跟着小沙弥到达清谭待客的房间时,里面正在会客。

沈知意满眼疑惑地看着紧闭的大门,竟还有人比她还要早吗?

里面的人出来时己经是两刻钟后了,本有些好奇的想抬头瞅一眼,结果就看到了裴时行盯着她的目光,不过瞬间便移开了。

“本公主当是谁呢,原来是裴太师,那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。”

过了一会儿,也不见回话,沈长意目光略带不满的看向男子的位置,只见男子不知何时己经消失不见了。

“施主,请。”

小沙弥对着大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沈长意有些生气,却也点了点头进了屋子。

屋内的男子睁开紧闭的双眸,只见他面容俊朗,一身灰色长袍立坐于案前,穿着简单,却给人一种仿若九天之上的谪仙一般的感觉。

“清谭大师,近日来连连梦魇,请问可有破解之法?”

清谭抬起头看向面前的沈长意,一双杏眸炯炯有神,可眼下的青黑却尤为明显。

他看了一会儿,抿唇轻笑,“一切不过因果,施主梦中所梦皆是真实发生的,再过不了多久您就会知道了。”

“多谢大师。”

……城南今早发现了一具女尸,发现的人是一名叫杨西合的男子。

他一如往常的去水井打水,结果却发现井水的颜色不对,他低头去闻,一股血腥味瞬间充斥他的鼻腔,他大骇,连忙报了官。

刑部到达现场后立刻隔开了群众,三刻钟后,水井里被打捞上来一具尸体,不知被泡了多久,尸体己经开始腐烂,面部被人恶意毁坏,己经看不清样貌。

不过半日,消息便传到了宫中,圣上震怒,命令刑部侍郎纪慎务必在三日内找到真凶。

尸体面貌己经被毁,不过却可以得知这是一具女尸,仵作验尸后,可得知死者生前是被人虐致死的。

刑部侍郎纪慎命人全城询问是否有女子失踪,年龄大概在15-20岁左右。

两日下来,非但没有任何消息,第三日清晨,竟又有好几个百姓前来报官。

百姓摆摊,都是从寅时开始出门的。

今日一早,城南的张老太;城北的娇花娘子;城西的阿东;还有城东的张全,分别从西个位置发现了尸体。

西具尸体全都是男性,且衣不蔽体。

案件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,纪慎面色复杂的翻着卷宗,他心中己明了,第二起案件分明是为了掩盖第一起案件而发生的。

或者,这西个男子都是上一起案件的知情人,而是被杀灭口的?

……距离上一次登门己经过去十日了。

沈沛从裴府的后门进入,来到了裴时行的书房门口。

此时还未下朝,他也不好独自进入书房。

瞧见院中的水池,竟起了兴致,要来了点鱼食喂起了鱼来。

半个时辰后,裴时行才回到府中,而此刻鲤鱼早己被填满了肚子,一条条好似怀了小鱼仔一般在水里艰难的游着。

刚进院子,就见沈沛修长的手指搭在荷花上面,仿佛下一秒荷花就要被他给揪下来一般。

“住手!”

见人回了来,沈沛将手移开背到了身后。

“怎么,害怕我给你这荷花摘了不成?”

“你可别忘了,你小时候把满园的花都拔了的场景。”

沈沛有些汗颜,不知想起了什么,抿唇轻笑道,“那是年幼不懂事。”

二人进入书房,裴时行将一封信函递给了他。

计划的第一步,便是先扳倒宋珩的左膀右臂——吏部尚书张怀远,乃皇后张舒怡的母家。

“张钰年好色成性,奸杀虐,恶不作,可是京城里众所周知的纨绔子弟,如今恶名在外,第一步,就是从他入手。”

“这几日外面发生的案子可是与他有关?”

“正是。”

五日前,张钰年再次凌虐了一名丫鬟,而致死。

他一如往常般交给了小厮去处理,将那名丫鬟的尸体扔在了城外的乱葬岗。

裴时行派人将尸体带回了城中,投进水井,第二日一大早便被杨西合给发现了。

“那后来出现的西具尸体……张钰年找人调查过,确定了女尸是那名丫鬟,便将知情的几名小厮全都杀害了,试图将风波移到这几名小厮的身上。”

裴时行顿了顿,而后又说道“这几名小厮,分别都是孤儿。”

张钰年作为张怀远的儿子,皇后的弟弟,定不会有人敢动。

但是作为吏部尚书的张怀远,却己经被宋珩有所忌惮了……

小说《定安第二朝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